• <progress id="x32yp"><progress id="x32yp"></progress></progress>
    <font id="x32yp"></font>
    <sub id="x32yp"></sub>

      <font id="x32yp"></font>
    1. <noframes id="x32yp">
    2.  找回密碼
       立即注冊
      騰訊愛好者 QQ首頁 QQ那些事兒 查看內容

      我已使用了10年的QQ號 對它,就像對一只寵物的感情

      2014-7-27 13:23|來自: 騰訊愛好者|我要投稿 |意見反饋 |查看: 4989

        我把我的QQ號碼百度了一下,居然沒一個結果,它不是一個車牌、電話號碼。我不知道,這個數字,會不會是哪個人的存折密碼。所以看來,這個數字和我的關系,有一種忠貞相守的感覺。
        


        自從有QQ簽名以來,我的簽名也一直沒變——“寂靜的日子,小米粥生活!蔽铱释@種生活。只有當我的人生真正陷入到寂靜狀態中,才可以聽到天籟之音。只有吃膩了山珍海味,你才明白喝上小米粥的美好。有天我看報道,說魚翅吃多了,會患上老年癡呆癥,幸好,我對這個東西沒吃上癮,我明白鯊魚的痛苦。在我的QQ好友中,一些人的簽名隔三岔五就變一變,那或許是一種生活狀態,或許是一種情感氣候。但我的一直不變,我固守著我的世界,頑固有時也是一種幸福。
        
        我的QQ好友有幾百個,有媒體朋友,也有我所在城市的幾個好友、同事,幾位紅顏,幾個老鄉。他們在網絡上閃爍著,像一盞盞小燈。有的處于隱身狀態,黑色的QQ頭像,就像一扇緊閉的門,不曉得屋里到底有沒有人。最難受的是,有一兩個頭像永遠成了黑白,沉入到這個世界的汪洋中,不再閃爍,他們已經離開了這世界。這個QQ,也沒有人去當作遺產一樣繼承。
        
        打開電腦,我和這些QQ中的人,有時順便聊上幾句,遠沒有現實中朋友相見時的熱乎和大喊大叫,隔著網絡,我們都還清醒。和他們嘮嗑,有的戴著面具說話,有的似乎發自肺腑,和我傾訴衷腸。有時QQ一旦上線,懶懶地發個握手之類的表情,算是打招呼,過后無言。但見一些老友的QQ亮著,心里也會多一份踏實和溫暖。一旦幾天不見,心里也會淡淡掛念,忍不住打個電話過去,哪兒?出差呢,忙著呢,裝修房子呢,學駕駛呢……有一次,我給一個多日不上線的QQ老友打電話,他居然回答說,人在北極,冷啊。北極會有手機信號嗎,至今是一個謎。
        
        QQ可以隨時上線交談,還可視頻,這讓我對天涯友人的思念也不再那么濃厚,所以有時我特別懷念古代的朋友之間,關山萬重,騎一匹老馬,騎一頭瘦驢,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去見面,春天出發,相見時已近夏天了。
        
        QQ也會中網絡病毒,或者密碼被盜。這不可怕,可以修復或尋找回來?膳碌氖,在QQ上傳播一些流言,也如病毒擴散。我和一個人在QQ上交流,他居然把我和他所說的對另一個人的看法,自己擅自改得面目全非后,轉發到那人的QQ上去。后來,那人和我翻臉,惡狠狠地說絕交。從此,酒不再喝。我把這個轉發人的QQ,也拉入了黑名單。
        
        QQ上那些小事兒,其實也是我經歷的一種人生,那就讓我在QQ上隱居吧,算是一名當代的隱士罷。
      收藏 邀請

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|商務合作|發展歷程|手機瀏覽|返回首頁

      GMT+8, 2022-8-16 23:43 , Processed in 0.04647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四少妇精油按摩被中出
    3. <progress id="x32yp"><progress id="x32yp"></progress></progress>
      <font id="x32yp"></font>
      <sub id="x32yp"></sub>

        <font id="x32yp"></font>
      1. <noframes id="x32yp">